香港回归97年时候的新闻报道
类别:社会新闻 | 发布时间:2019-10-08 17:27 | 人气值:999
本文摘要: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香港回归,俗称九七回归,有时称为香港主权移交1,中国内地常称香港回归祖国(中国),指199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英国租借香港新界99年的期限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香港回归,俗称九七回归,有时称为香港主权移交1,中国内地常称香港回归祖国(中国),指199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英国租借香港新界99年的期限届满之时),英国将治权交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历史事件。同时香港的华人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并恢复其中国人的身份。

  1982 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同志就香港前途问题与她进行会谈。同志提出,关于收回香港主权问题,可以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案解决。他强调:“关于主权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转余地。”“应该明确规定: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双方最后同意,通过外交途径商谈解决香港问题。 双方于1984年签订协议。 1982 年9 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中英首次揭开了香港前途谈判之幕。 双方在经过首次谈判后,发表简短声明,表示将会通过外交途径对香港前途的解决方法进行商谈。 第二阶段的谈判是1983 年7 月12 及13日两开,地点在北方北京。中方团长姚广、英方团长是驻华大使柯利达。 不过,由于双方在初期的会议中,1983 年9 月22 、23 日第四轮会谈后,1983年10 月19 、20日,双方举行第五轮会谈,中英公布中恢复了“有益的”、“有建设性的”形容词。 1983年12月的第七轮会谈后,公报称双方回顾了会谈的进程和所取得的进展显示会谈已进入新阶段。 1984 年4 月,英国外相贺维访问北京后抵达香港,他在香港发表声明,公开宣布英国放弃1997 年之后对香港主权。声明表示:“要达成一份能使本港在1997 年以后仍然继续由英国管治的协议,是不切实际的设想。” 在此一段期间,香港的行政、立法两局议员频频访问英国。在1984 年2 月,立法局非官守议员更提出了“罗保动议”,引起各界的争议。 1984年6 月,谈判进入最后阶段。7 月份,英国外相贺维再访北京。8 月1 日,贺维抵港,举行记者招待会,宣称中英双方已同意协议大纲及主要条款。 1984 年9 月26 日,中、英双方终于在北京草签香港前途的“联合声明”。

  1 9 9 7 年7 月1 日零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在香港升起,经历了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国政府开始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 1 9 9 7 年6 月3 0 日午夜至7 月1 日凌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灯火辉煌,举世瞩目的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这里的五楼大会堂隆重举行。 历史的时钟指在1 9 9 7年7 月1 日零点那一刻,大会堂全场肃立,几千双眼睛向鲜艳的五星红旗和紫荆花区旗行注目礼。这是中华民族长久期盼的一个瞬间,这是永载世界史册的一个瞬间!零时4 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在这里庄严宣告:根据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两国政府如期举行了香港交接仪式,宣告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经历了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归祖国,标志着香港同胞从此成为祖国这块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香港的发展从此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于6 月3 0 日午夜举行。2 3时4 2 分,交接仪式正式开始。 23时5 6 分,中英双方护旗手入场,象征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的降旗、升旗仪式开始。出席仪式的中外来宾全体起立。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竖立在主席台主礼台前东西两侧的旗杆上。 2 3 时5 9 分,英国国旗和香港旗在英国国歌乐曲声中缓缓降落。随着“米字旗”的降下,英国在香港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宣告结束。 7 月1 日零点整,激动人心的神圣时刻到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队奏起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一起徐徐升起。 全场沸腾了,许多人眼睛里噙满激动的泪花,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照相机、摄像机的镜头不停地闪动,记录下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 接着,主席走到镶嵌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讲台前发表讲话。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这是中华民族的盛事,也是世界和平与正义事业的胜利。1 9 9 7 年7 月1 日这一天,将作为值得人们永远纪念的日子载入史册。 说,历史将会记住提出“一国两制”创造性构想的先生。我们正是按照“一国两制”伟大构想指明的方向,通过外交谈判成功地解决了香港问题,终于实现了香港回归祖国。向中英两国所有为解决香港问题作出贡献的人士,向世界上所有关心和支持香港回归的人们表示感谢。向回到祖国怀抱的6 0 0 多万香港同胞表示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 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执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 香港回归后,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的外交事务和防务。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据基本法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各项权利和自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将循序渐进地发展适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民主制度。 香港回归后,将继续保持自由港的地位,继续发挥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作用,继续同各国各地区及有关国际组织发展经济文化关系。所有国家和地区在香港的正当经济利益将受到法律保护。他希望世界上一切在香港有投资与贸易利益的国家和地区,继续为促进香港的繁荣稳定作出努力。 随后指出,香港今日的繁荣归根到底是香港同胞创造的,也是同祖国内地的发展和支持分不开的。他表示相信,有全国人民作坚强后盾,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同胞一定能够管理和建设好香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创造香港美好的未来。 凌晨0 时1 2 分,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结束。中国政府代表团、卓琳等成员出席了交接仪式并在主席台上就座。出席交接仪式的还有观礼团成员。 出席交接仪式的有4 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30 个国际和地区组织的负责人以及国际知名政界人士,9 0 多个国家驻香港领事机构的代表和一些国家的民间组织、地区与国际组织驻港办事处的代表。 香港各界人士,澳门、台湾同胞,以及来自3 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侨、华人也出席了交接仪式。 来自世界各国7 0 0 多家新闻媒体的9000 多名记者采访报道了这历史性的一幕。

  2.有利于促进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3.有利于促进香港地区的稳定、发展和繁荣; 4.香港回归是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成功实践。

  : 1982年1月,在谈到国家统一模式时明确提出“一国两制”的概念。他表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就是他们不要破坏大陆的制度,我们也不要破坏他们的那个制度”。“一国两制”的概念正式出台。这也成为后来解决香港问题的基本国策。可以说,没有创造性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就没有今天的香港。 纵观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整个过程,邓公不管是在台前还是幕后,都是运筹帷幄的灵魂人物。每当谈判陷于僵局,正是邓公的坚定、果敢、务实、灵活,特别是掷地有声的表态,使英方彻底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谈判之初,对于英方提出的“主权换治权”,邓公以“主权问题是不可以谈判的”、“我们不是清政府”的义正辞严的表态,迫使英国人全面退却。主权问题的解决,也为以后的谈判定下了基调。二是关于中国在港驻军的问题。双方曾一度在此问题上陷于胶着,邓公一句“驻军是主权的表现”的表态,将此争论一锤定音。 邓公晚年一直关注着香港的发展和变化,并期待着其回到祖国的怀抱。邓公多次表示,希望香港回归后,能“到祖国自己的土地上看一看”。然而,天不从人愿,1997年2月,一代伟人与世长辞。此时距香港回归不足5个月。 周南: 1984年1月,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周南,接替姚广出任中英第2阶段第8轮谈判中方代表团团长。当时,英方虽然表示不再坚持对香港的管治权,也“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共管”,但却含糊地表示,要谋求与香港的“某种密切联系”,甚至还要求九七后香港要保持“完全自治”。谈判一度陷于僵局。 为了加快谈判进度,周南担任代表团团长后,在中央的部署下开始“变法”,在正式谈判之外增加了私下接触和非正式磋商。这对加快谈判进程起到了一定作用。最终,1984年9月,周南代表中国政府完成了与英方就香港问题的谈判,并与英方代表团团长伊文思草签了《中英联合声明》。至此,历时两年的中英关于香港九七后前途的谈判宣告结束。 1990年,周南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委会副主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副主任等职。香港回归后,周南功成身退,卸下了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职务,过起了退休生活。回归前夕,周南在香港出版了《周南诗词选》,学界耆宿赵朴初、饶宗颐、钱钟书等为之或序或跋,影响可见一斑。 鲁平: 前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及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秘书长,现已退休。八十年代初的中英谈判,鲁平作为中方重要的谈判人和智库要员,经常出谋划策,是中英谈判的关键人物之一。1992年,时任香港总督彭定康推出“新九组”的政改方案,惹来中国政府的不满。鲁平叱责彭定康为“香港历史上的千古罪人”。这一句说话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被视为香港是否平稳过渡回归的重要标志。 董建华: 1996年在四百人的推选委员会中,击败三名对手:杨铁梁、吴光正及李福善,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届行政长官竞选,同年接受中国政府委任。在首任五年任期完结后,在没有其他候选人竞逐下,于2002年7月1日连任,原于2007年任满,但在2005年3月10日以健康理由向中央人民政府请辞,3月12日获接纳。他任内曾爆发多场大规模示威、他的多项政策受到争议、要求普选的声音亦转趋强烈。 撒切尔夫人: 如果说,中方解决香港问题的灵魂人物是,那么英方则是首相撒切尔夫人。 平心而论,铁娘子在谈判桌上不敌邓公,也不能全归咎于她的个人能力与谈判技巧。毕竟,中方公理在手,国力在后。其实,从香港问题最终的解决方式来看,作为“日不落帝国”的后代,铁娘子还是显示了灵活务实的政治智能和策略,最终顺应了历史大潮,为中英两国共同完成香港平稳回归中华的伟业,作出了贡献。香港的和平回归,也为国际上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提供了借鉴。 彭定康: 1992年出任第28任港督,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中国恢复对香港使主权前一日为止。彭定康上任后不久便与中国陷入恶劣的关系。1992年10月,彭定康发表了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报告涉及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但中国政府随即大表不满,指出改革未曾咨询中央意见。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更斥责彭定康是“千古罪人”。而彭定康自宣布政改方案以后,再没有被邀请与中国领导人会面。 贺维: 1982年中英开始香港问题谈判,贺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成为中英谈判中的关键人物。在中英历时两年的谈判中,贺维多次访华,并受到的会见。1984年7月31日与贺维的谈话,成为阐释“一国两制”的经典性文件。中英开始就香港前途的谈判后,贺维与当时的英国驻华大使、英方代表团团长柯利达,同被认为是“亲中派”。应当说,在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其“主权换治权”的立场上,贺维与柯利达起到了一定作用。 由于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与撒切尔夫人意见相左,1990年11月1日,时为副首相的贺维辞去在政府中的所有职务。1992年,贺维被封为终身贵族。 柯利达: 如果说撒切尔夫人是中英谈判英方幕后总指挥,那么,谈判前期英方处于谈判一线的领军人物则是柯利达。 1982年秋谈判开始时,柯利达以其英国驻华大使的身份被任命为英国代表团团长,直接参与谈判。 虽然自第7轮谈判后,团长一职由新任驻华大使伊文思担任,但由于柯利达的新职务是首相外事顾问兼负责香港事务的外交部次官,因此实际上是在更高层次上负责与中国的谈判。 柯利达对中英双方最终签署联合声明,起到了积极作用。柯利达以其对中国事务的洞察与了解,提出了“避免对抗、推动谈判”的建议。这个建议最终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了在主权问题上同中国对抗的立场。 卫奕信: 1987年4月至1992年7月,卫奕信出任香港总督,历时5年。他是英国政府中公认的中国通,也是中英联合声明的起草人之一。在其任内的5年中,香港正处于回归前的过渡期。 在中英涉港事务上,卫奕信主张与中方合作,并依照《中英联合声明》的原则和规定处理过渡期事务。这样的立场与当时英国政府的强硬派不合。1992年,彭定康取代卫奕信出任港督。以此为标志,中英在香港问题上进入了激烈的冲突期。

  199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1时30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暨特区政府宣誓就职仪式,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七楼隆重举行。主席、总理和、、等中央代表团成员在主席台就座。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主持仪式。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第一个宣誓就职,国务院总理监誓。接着,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23名主要官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行政会议14名成员,香港特别行政区临时立法 会59名议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常设法官、高等法院法官36人,分批走上主席台宣誓就职。随后,总理讲话,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成立表示 热烈祝贺,并且宣布:从今天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开始实施。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作题为《追求卓越,共享繁荣》的讲话。 当日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庆典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举行。国家主席在庆典上发表讲话,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成立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回到祖国大家庭的600多万香港同胞表示亲切问候,并郑重重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变,是中央政府一项长期的基本方针。 当日下午,国务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盛大招待会,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全国56个民族的代表及首都各界人士等共四千多人出席。当日晚,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首都各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大会”。在大会上讲话指出:香港回归,标志着中国人民洗雪了香港被侵占的百年国耻,开创了香港和祖国内地共同发展的新纪元;标志着我们在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标志着中国人民为世界和平、发展与进步事业做出了新的贡献。 香港回归祖国至今已是13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