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与燕山“亲密接触”

作者:铁路新闻网  来源:www.ztyj.net  发表时间:2017/5/20 6:06:00

图为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燕山之中的巨各庄隧道工地。顾 玮 摄  5月4日,北京遭遇沙尘天气,黄沙漫天如同电影大片。当人们纷纷走进屋里躲避风沙时,在北京市密云区的高铁工地上,32岁的架子队队长钱磊仍在查看现场安全施工防护情况。  “前天晚上被高烧烧醒,昨天晚上11点多睡觉,今天早晨5点半起床。”说起这几天的工作节奏,钱磊的语气很平常。  在中国铁建二十二局集团京沈客专京冀段项目部
图为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燕山之中的巨各庄隧道工地。顾 玮 摄
  5月4日,北京遭遇沙尘天气,黄沙漫天如同电影大片。当人们纷纷走进屋里躲避风沙时,在北京市密云区的高铁工地上,32岁的架子队队长钱磊仍在查看现场安全施工防护情况。

  “前天晚上被高烧烧醒,昨天晚上11点多睡觉,今天早晨5点半起床。”说起这几天的工作节奏,钱磊的语气很平常。

  在中国铁建二十二局集团京沈客专京冀段项目部,像钱磊这样的“工作狂”还有很多。2016年开工以来,除了春节以外,京沈客专京冀段施工一直没有停歇。为了又好又快建成这条高铁,他们不愿浪费半寸光阴。

  在他们身后,桥墩拔地而起,隧道纵深掘进,高铁“龙身”正穿透燕山山脉,书写着铁路建设的“北京速度”。“我们有信心将一个百年工程按期交给北京人民。”中铁二十二局集团京沈客专京冀段项目经理杨树民说。

  站在巨人肩膀上

  从北京铁路枢纽星火站始发约70公里后,全长698公里的京沈客专就被绵延起伏的燕山挡住去路。这里就是号称“京师锁钥”的密云,境内的陡峭山岭上矗立着以奇险著称的司马台、古北口长城。长城脚下不远处就是正线全长34.3公里、桥隧比高达80%的京沈客专京冀段9标。

  这是中国高铁工程首次与燕山亲密接触。要让高铁笔直地穿越这片山岭,建设者必须破解一系列地质难题。巨各庄、梨花顶隧道,就是两个典型例子。

  全长4.8公里的巨各庄隧道需穿越断层破碎带5条、浅埋段4段,最浅地方仅有10米;长达12.2公里的梨花顶隧道要穿越7条断层破碎带,隧道里还潜藏着大量地下水和黑云二辉片麻岩、石英砂岩。这意味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塌方、岩爆、涌水,安全风险极高、施工难度极大。

  走进巨各庄隧道,映入眼帘的是一台台大型机械设备,鲜少看到人头攒动的场景。隧道技术负责人王磊说,为了落实京沈客专京冀公司推行的“用工装保工艺,用工艺保质量,用质量保安全”的理念,项目部引进了钢架顶升机、湿喷机械手、热熔垫圈定位卡具、超声波焊机、衬砌台车、仰拱弧形模板、雾炮、接触网联接定位模具等全套隧道施工装备。“国内最先进的隧道施工装备,我们这里几乎都有!”王磊说。

  “这些年,我国高铁建设技术突飞猛进,高铁建设者在多年实践中创新研发了大量先进的设备、工艺,有了它们,我们相当于站在巨人肩膀上。”项目部党工委书记屈立军介绍,在这些新设备、新工艺的帮助下,大多地质难题已被破解,隧道施工正以每天6米的速度安全推进。

  让人自豪的“中国制造”

  如果说巨各庄、梨花顶隧道是高铁隧道施工“神器”的博物馆,巨各庄轨道板场则是高铁“黑科技”的试验田。

  在轨道板场内,施工人员拿起一个像手机一样的仪器,贴近轨道板晃一晃,屏幕上立即跳出轨道板的电子档案信息、原材料以及混凝土生产过程质量记录。“此前高铁线路的轨道板如果出现问题,检修人员需要查询这块板的纸质档案,十分不便,而将来京沈客专的轨道板如果出现问题,只要用读卡器扫描一下芯片,就能立刻读取出原有信息。”板场总工程师庹军说,芯片安装完成后,工作人员会用读卡器将它激活。每个芯片的编码就好像身份证号,当卡片激活后,它将实现联网,接入“铁路CRTSⅢ型轨道板生产管理信息系统”。为了稳妥起见,轨道板两头各装有一个芯片,上了“双保险”。

  除此之外,庹军还自豪地告诉记者,这里生产的CRTSⅢ型轨道板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制造”,跟国外的轨道板相比,施工更简便,寿命也更长。它的研发对提高我国无砟轨道技术核心竞争力、实施铁路“走出去”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这种人不懂得生活

  32岁的陈宇是中铁二十二局集团五公司京沈客专京冀段项目部工程部部长,此前曾在贵州、四川的高速公路项目部工作。他说,与公路相比,高速铁路路基施工技术标准高、难度大,而京沈客专京冀段作为北京施工的高铁项目,建设标准和要求都比一般铁路项目高出一格。

  更高的标准需要更多的付出。于是,驻扎大山深处、每天12小时与岩石泥沙为伴、24小时轮值、没有节假日……这些听起来都有些“残酷”的日常工作,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

  巨各庄隧道第一架子队队长卢岩跟隧道打了10年交道。在谈到管理经验时,他思路清晰、头头是道,但当被问及业余时间都做什么时,卢岩的回答让记者很意外:“我们这种人不懂得生活,起床、上工、收工、洗澡、吃饭、睡觉,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打打篮球。也许是脱离外面的世界太久,回家进趟商场,看见那么多人那么多色彩都有点不适应。”

  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在卢岩看来,每个人都有理想和抱负,这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从大学毕业就一直跟随着他,正如巨各庄隧道入口处的标语——不留遗憾,不当罪人,建不朽工程。
图为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燕山之中的巨各庄隧道工地。顾 玮 摄  5月4日,北京遭遇沙尘天气,黄沙漫天如同电影大片。当人们纷纷走进屋里躲避风沙时,在北京市密云区的高铁工地上,32岁的架子队队长钱磊仍在查看现场安全施工防护情况。  “前天晚上被高烧烧醒,昨天晚上11点多睡觉,今天早晨5点半起床。”说起这几天的工作节奏,钱磊的语气很平常。  在中国铁建二十二局集团京沈客专京冀段项目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