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局长为敛财苦心“研究”案件 收到钱即放人了事

作者:中国铁路新闻网  来源:www.ztyj.net  发表时间:2017/5/5 3:55:00

《广东党风》披露化州市反贪局原局长郭志玲违纪违法案  反贪局局长最爱“研究”案件,却不是为了反贪,而是为了敛财,其借案生财的套路很深;20多年政法工作积累的反侦查能力,却不是为了办案,而是为了作案,其作案方式与警匪片中的桥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日,最新一期《广东党风》披露了化州市政法委原副书记郭志玲违纪违法案的细节。2015年3月2日,茂名市纪委组织联合调查组对郭志玲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核查,并确

  《广东党风》披露化州市反贪局原局长郭志玲违纪违法案

  反贪局局长最爱“研究”案件,却不是为了反贪,而是为了敛财,其借案生财的套路很深;20多年政法工作积累的反侦查能力,却不是为了办案,而是为了作案,其作案方式与警匪片中的桥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日,最新一期《广东党风》披露了化州市政法委原副书记郭志玲违纪违法案的细节。2015年3月2日,茂名市纪委组织联合调查组对郭志玲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核查,并确定由茂名市纪委上提一级直接查办。2016年10月,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郭志玲有期徒刑11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汤南 通讯员彭胜成、彭泳、茂纪宣

  生财套路

  郭志玲,广东化州人,1965年生,1990年进入化州市人民法院工作,从书记员做到副院长,2010年后任化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2012年后任化州市政法委副书记。

  研究案件含金量

  “请”当事人到反贪局

  向当事人家属制造紧张气氛

  通过中间人与当事人家属谈判

  按设计流程收钱

  放人了事

  作为一名反贪局局长,郭志玲经常研究化州市各单位“一把手”的“含金量”,群众对化州各单位“一把手”举报信,是郭志玲生财的敲门砖。反贪局收到举报信后,郭志玲先把当事人“请”到反贪局,再让当事人家属“急”起来。

  看到“火候”到了,郭志玲便会通过中间人找当事人家属谈判,根据当事人职位的含金量高低谈好价钱。之后,当事人家属必须按照郭志玲设计的付钱流程将钱送出去,收钱之后郭志玲就会让反贪局放人了事。

  收钱方式堪比绑匪收赎金

  郭志玲长期在法院、检察院工作,有着极强的职业反侦查能力。郭志玲每次收受钱财从不直接收取现金或银行转账,打电话也是由她提供新的大众卡直接与当事人或亲属单线联系,防止他人跟踪和监听。小车号牌也是用迷彩布遮掩,或是无牌车,每次都是异地交易,非常狡猾。

  陈某,是广东吉洲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参与竞拍得到化州市政府出让的橘州山庄西侧约6000平方米土地,在办理该地块的用地手续期间,即2011年春节后,化州市检察院反贪局调查化州市土地储备中心主任何某融的相关问题,其中何某融向调查组交代曾向陈某借款50万元到广州买房,郭志玲电话通知陈某到茂名市协助调查。

  为防止别人跟踪,郭志玲要求陈某在到茂名过程中,不要将电话挂断,并要求往茂名方向行驶,报告开车经过的地方。在陈某开车进入茂名市区通往茂南开发区的高架桥时,又让陈某折回茂名市华海酒店,在酒店一楼咖啡厅见面。

  面谈时,郭志玲先是对陈某说,“你拍卖到的这块地不错,如果成功开发这块地,肯定能赚钱。”然后话锋一转,接着警告陈某,“你与何某融经济往来的问题,省工作组很重视,如果你没有理顺这件事,对你开发上述土地会惹来很大麻烦”。陈某听后回答说,“我拍卖到的土地是合法规定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但郭志玲反复恫吓,还说,“你还牵涉到化州市原城建局局长陈某、何某案的问题,如果这些事追究起来,会有很大麻烦”。一番恐吓之后,她对陈某直接提出“价码”100万元,可以帮其理顺省的工作组,另加20万元的感谢费用给她。在郭志玲的恐吓勒索之下,陈某同意了郭志玲的要求。

  次日晚上7时许,陈某按郭志玲的要求,将100万元人民币和20万元人民币分别用水果箱和用胶袋装好,驱车到茂名。到达茂名市区后,郭志玲让陈某电话保持通话状态,指挥他沿着迎宾三路方向行驶,并要求其不断报告方位。

  郭志玲让陈某行驶到迎宾三路泽丰酒家附近的小路,见到小路边一辆车尾厢盖打开的白色小汽车时,就将水果箱装着的100万元及用胶袋装着的20万元放在那辆白色小汽车的车尾厢并将尾厢盖关上后离开。郭志玲收到该笔贿款后,利用其权力,帮助陈某摆平此事,在何某融案中没有涉及陈某。

  从2010年以来的几年时间,郭志玲共收受谢某忠、李某盛等6人所送人民币共计317万元。

  为对抗组织审查夜里装神扮鬼

  “平时,我在内心深处就如何对抗组织审查,反复演练了无数次,但真正接受组织调查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郭志玲忏悔书中写道。

  在经过细致的外围核查摸底后,2015年3月6日茂名市纪委对郭志玲立案审查。当办案人员准备到她的办公室带人时,她却临时谎称下乡去了,让办案人员扑了个空。电话联系她时,她一会儿说在化州马上就回办公室,一会儿说到茂名政法委汇报工作,谎话连篇。

  其实,有着多年政法职业经验的郭志玲,见到与她有不正当经济交往的多名人员陆续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时,她已经嗅到了什么,她本人早已不在化州、茂名,已经到了广州白云机场即将飞往北京。

  在省纪委的协助下,打扮入时的郭志玲刚到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就被守候多时的办案人员牢牢控制。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郭志玲更是将她对抗审查的伎俩发挥到了极致。她在法院、检察院工作多年,深谙违纪与违法的区别,对涉法的问题百般抵赖,对涉法证据死死掐住,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

  每当轮到年轻的女陪护人员值班,郭志玲便在夜里装神扮鬼,披头散发、念念有词,拿起床单晃来晃去,一会儿学婴儿啼哭,一会儿学猫叫狗吠,一会儿跳,一会儿笑,恫吓陪护人员。

  儿子含泪一封信才让她放弃对抗

  据透露,在惊心动魄的调查与反侦查较量中,郭志玲一直苦苦挣扎,想用自己的反侦查思维跟办案人员抗争到底。

  郭志玲先是以绝食相威胁,接着又提出生病要用进口药物,就连个人的妇女日常用品也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

  办案人员在生活上不违反规定的情况下尽量满足其要求,针对其胃口不好的情况还专门安排符合她口味的饮食。时不时还向她介绍她家人的情况,当办案人员将她在高校读书的儿子写给她的一封信交到她手里后,面对儿子的含泪“呼唤”,她终于放弃对抗。

【编辑:姜贞宇】
《广东党风》披露化州市反贪局原局长郭志玲违纪违法案  反贪局局长最爱“研究”案件,却不是为了反贪,而是为了敛财,其借案生财的套路很深;20多年政法工作积累的反侦查能力,却不是为了办案,而是为了作案,其作案方式与警匪片中的桥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日,最新一期《广东党风》披露了化州市政法委原副书记郭志玲违纪违法案的细节。2015年3月2日,茂名市纪委组织联合调查组对郭志玲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核查,并确